中國在線社交20年,群雄混戰的社交戰事

中國在線社交20年,群雄混戰的社交戰事


6月27日,被稱為“娛樂圈地震”的一天:吃瓜群眾圍觀,娛記小編奔忙,微博再度崩潰。

當天,早上韓國明星宋慧喬和宋仲基官宣離婚,晚上范冰冰和李晨在微博宣布分手,瞬間億級的訪問量超出了服務器最大訪問閥值,讓微博直接宕機:范冰冰的賬號評論區無法加載。

這種“崩潰狀況”也曾在王寶強發布離婚聲明和鹿晗公布戀情時出現過——毫無疑問,微博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陌生人社交平臺與輿論的最大集散地。如今,除了4.62億月活躍用戶,微博上還活躍著3萬多娛樂明星、40多萬KOL,社交內容覆蓋了60多個垂直興趣領域。

距離曹國偉舉起微博這把“社交”大旗,已經過去了近10年,微博不再是一個純粹的社交產品。

2009年9月,新浪微博悄然上線,成為第一家開放微博服務的門戶網站,迅速復制博客時代的名人策略,一舉網羅了無數網民。

隨后,各類門戶網站微博、電子商務微博、政府機構微博紛紛成立,連電視臺、電信運營商也開始涉足微博業務,中國在線社交進入了“微博時代”。

微博成為互聯網時代的社交巨頭,而當我們站在社交圍場上回望來路,中國在線社交的發展已有20年,期間倒下的產品不計其數,而巨頭卻是“強者恒強”般地生機勃勃。

1999年,中國互聯網浪潮席卷全國,以新浪、搜狐、網易為首的門戶占據了國內早期互聯網的半壁江山,BBS不斷涌現,社交1.0時代就此展開。

2009年,以騰訊、新浪微博、人人網為首的社交軟件開始逐漸替代BBS和博客,成為主流,社交2.0時代就此到來。

2019年,中國互聯網浪潮開始逐漸回落,以微信、陌陌、短視頻為首的社交3.0時代到來,它們依托移動互聯網各自安營扎寨,同時要迎接眾多挑戰者的進擊。

近期,騰訊QQ剛剛度過20歲生日,張朝陽推出了他頗為得意的社交產品“狐友”,張一鳴相繼推出“多閃”和“飛聊”,羅永浩的“聊天寶”和王欣的“馬桶”已折戟沉沙……

在線社交這條賽道內,不斷有玩家進場PK,在“雙微”江山穩固的當下,誰還能打破格局?沒有人能給出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國在線社交的20年征途中,每次的迭代勢必會有人成為犧牲品,成為墊腳石。

BBS的拓荒時代

“說到我最早用社交產品的時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兒了,BBS我用過但很少發帖,基本就是上去看看,最早基本都是一些技術貼。”徐力,一位典型的80后,在他上中學的那年,家里有了第一臺電腦。

那是上世紀90年代,個人電腦和互聯網開始走入尋常百姓家,中國互聯網1.0時代正式來臨。雖然,全國互聯網普及率僅為個位數,普通家庭上網只能依靠電話線的撥號上網來滿足,那時的網速只有56KB。

彼時,互聯網的定義還只是固定在某一位置進行上網,因此,網吧成為了90年代后時常伴隨在年輕人嘴邊的詞語。

人們來到網吧的第一件事不是打游戲和看視頻,而是聊天。

中國在線社交20年,群雄混戰的社交戰事

正是在那段日子里,徐力學會了借助互聯網在電腦上學習新知識。“只有新浪搜狐這些門戶,而且是以逛BBS和聊天為主,因為網很卡只有撥號。”

1994年,中國第一個互聯網BBS曙光站上線,正是因為曙光BBS的上線,從此中國在線社交進入了BBS時代。

1995年8月,中國教育網BBS“水木清華”上線,這是一位清華學生在其實驗室中架設的BBS,而后,馬化騰、雷軍、丁磊也紛紛架設起自己的BBS。

就這樣,互聯網在進入中國的幾年內,悄然打開了在線社交的大門。

在BBS上看技術貼、和技術“發燒友”交流聊天,讓徐力學會了如何組裝臺式和裝系統。

“互聯網對我幫助很大,當然也離不開大量的BBS,再后來就是聊天室和QQ時代了。”徐力對「子彈財經」說道。

1997年10月,中國實現四大主干網互聯互通,開啟了中國信息高速公路。而后,各種各樣的內容和應用技術蓬勃發展,四大門戶崛起,人們通過門戶可以了解到新鮮的資訊,由此催生了第一次互聯網創業浪潮。

當時,雖然已有眾多BBS隨風口而起,但還遠遠沒有達到普及的程度,主要原因在于Telnet協議下的操作繁瑣,界面簡陋。然而,這并不能阻擋具有敏銳嗅覺的互聯網大佬們。

拓荒者而至,在線社交拔地而起。

1997年,國足沖擊第六次世界杯以失敗告終,不少球迷失望收場。

正是因為國足的又一次失敗,一位叫老榕的福州男人憤筆寫下《大連金州不相信眼淚》,該文章迅速火遍全網,引發各界關注,而這個男人正是日后新浪網的第一位編輯陳彤。

這一年,丁磊創辦了網易,一位名叫田哲的長沙青年在日后用他的網名Mop創下了名為貓撲的BBS。

“像貓撲和天涯都是我那時主要逛的網上社區,天涯后來超越了其它的BBS,像最早的一批網紅就是它們捧起來的。”徐力說。

BBS時代的崛起不僅帶動了一批技術發燒友的出現,更帶火了第一批網紅。

1998年春,中國第一個大型綜合社區西祠胡同上線,它的開發者叫劉琥,一位畢業于南京動力交通學校的技術男,他曾為了維護西祠胡同不得每天吃泡面以節省成本。當時,劉琥意想不到的是日后的西祠胡同能夠在中文網絡社區中獨樹一幟。

緊接著,四通利方正式更名為新浪網,一位年輕小伙子加入了新浪,工號201,他的工作是軟件工程師——彼時26歲的程炳皓絕不會想到,在10年后,他的競爭對手是王興,他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放棄新浪網的職位去創業。

一年后,1999年3月1日,天涯社區上線,中山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邢明沒能料到天涯社區能夠捧紅中國第一批網紅以及中國第一批網絡文學的寫手。

中國在線社交20年,群雄混戰的社交戰事

芙蓉姐姐、奶茶妹妹、寧財神、慕容雪村、十年砍柴、當年明月等如今的文化大咖都是天涯早期的忠實用戶。另外,引發全國關注的“三聚氰胺”事件、唐駿學歷造假、小月月事件也都是從天涯爆出。

在BBS的發展史上,還有一位功臣——百度貼吧。百度貼吧最早創意來自于李彥宏對搜索引擎和人的連接的想法。他想建立一個在線的交流平臺,讓那些對同一個話題感興趣的人們聚集在一起,方便地展開交流和互相幫助。

同時,除了天涯社區是網絡文化的創造地外,百度貼可以說和天涯頗為相似。從2005年《超級女聲》開始的粉絲社區,到WOW吧、李毅吧等吧中的“你媽叫你回家吃飯”、屌絲等紅極一時的文化元素。

在一定程度上來說,百度貼吧和天涯社區定義了中文互聯網世界的流行文化特征。

據徐力回憶,當時他還給《超級女聲》投過票,那時最有人氣的超女是李宇春。“05年那會兒基本都在關注超級女聲,主要是它們的營銷做得太大了。”

在1990-1999年間,這是在線社交的拓荒時代,在這10年中,隨著中國互聯網的發展,BBS迎來爆發期,陪伴80、90后走過了社交的一個年頭。而在2000-2009年間,中國在線社交又一次發生了變化。

在這期間,聊天室、QQ、MSN、微博依次誕生,它們好似新生命的誕生,在向未來召喚。

這只企鵝的艱難成長

2000年4月13日,新浪網宣布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第一只真正來自中國大陸的網絡股登上納斯達克。

之后,網易和搜狐也相繼上市,掀起了對中國互聯網的第一輪投資熱潮。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到互聯網的創業之中,全民互聯網創業初現端倪。

彼時,在中國南端深圳,名叫pony的站長正要帶著他的QQ走上在線社交征程。或許,存留在記憶里的只是它后期的名稱QQ,而他的鼻祖則是OICQ(Open ICQ)。

提起OICQ不得不說起三位以色列青年,1996年,三位剛剛從軍隊退伍的青年發布了一款即時網絡聊天軟件,名為ICQ,意為I SEEK YOU,其在1998年底被美國在線以4.07美元收購,當時ICQ用戶已超1000萬。

在中國,ICQ被當時身為慧多網深圳站站長的馬化騰注意到,當時的pony馬一心想要創業,不過他并沒有想做類似ICQ的軟件而是一款“網絡尋呼機”。

1997年,在一次廣州電信的中文即時通訊招標上,馬化騰等創業合伙人決定伸手一試,但由于時間緊迫,只出了一個技術方案,產品最終沒有開發完備,這個技術方案便是OICQ。

雖然沒有中標,但馬化騰還是決心要把這個產品盡快落地。直到1999年2月,OICQ的第一個版本終于發布。

而在3個月前,騰訊公司成立。當時,馬化騰的目標很保守,因為在他心里也不知能有幾成勝算。他為自己定的是第一年1000個用戶,第三年1萬個,但最后的數據出乎所有人意料,僅9個月OICQ的注冊量突破100萬。

2000年,OICQ開始席卷中國。但與此同時,騰訊公司收到了ICQ母公司美國在線的起訴書,美國在線稱騰訊侵權,要求收回OICQ.com和OICQ.net兩個域名。

這是騰訊歷史上第一個轉折點,收回域名也代表著OICQ必須改名,但改什么讓馬化騰異常苦惱。

最終,馬化騰想出了一個辦法,將ICQ和OICQ分別取一個字母,QQ就此誕生。

在用戶數不斷攀升之時,高昂的維護成本讓馬化騰變得舉步維艱,公司每個月的開銷達到3萬多,根本就是杯水車薪,沒錢如何養活員工,如何維護QQ?

山窮水盡時,馬化騰只好硬著頭皮四處借。

中國在線社交20年,群雄混戰的社交戰事

李黎軍當時在深圳電信局工作,看在和馬化騰曾在一個樓里辦公的份上,就借給了他50萬元。到了半年后,該還錢的時候,騰訊的賬上依然沒有錢,馬化騰只好又厚著臉皮找李黎軍商量,“要不拿騰訊的股份來抵欠款?”

然而,李黎軍只撂下一句話,“老兄,趕緊還錢吧。”

最終,馬化騰不得不忍痛割愛,他做了一個決定,賣掉QQ。馬化騰第一個找的人是雷軍,雷軍覺得自己的發展方向和馬化騰并不一樣,因此沒有理睬馬化騰。

在雷軍這兒碰壁后,馬化騰找到了網易創始人丁磊。在當時,網易已是“中學生”,但騰訊只是個“小學生”,丁磊并沒有看好騰訊的發展前景,丁磊也拒絕了收購。

在雷軍和丁磊處都碰壁后,馬化騰依然很執著,他沒有放棄要賣QQ舉動。而后,他找到了和網易齊頭并進的搜狐創始人張朝陽。

相比之下,張朝陽顯得有誠意很多了。張朝陽心想,QQ能在幾個月的時間中脫穎而出,吸引大量用戶,一定有它的過人之處。

因此,張朝陽潛心研究一番,報給了馬化騰一個價格——60萬,這和馬化騰心中的價格差得不是一星半點,整整差了5倍。

當時,馬化騰幾乎向每一個借錢的親朋好友都提出過“以股抵債”,但沒有一個人愿意要騰訊的股份,包括騰訊的房東賽格集團和廣東電信。

直到馬化騰降價到100萬時,深圳電信局有了興趣。可是,馬上到簽合同前夕又嫌貴,還要砍價到60萬,而60萬是張朝陽向馬化騰開的底價。

沒談攏價格,最終這件事不了了之,心灰意冷之下的馬化騰只能找風投公司。

2000年4月,IDG的林棟梁找到馬化騰,他與香港盈科的李澤楷決定各出110萬美金,拿下騰訊40%的股份。靠著這次“輸血”,騰訊起死回生。

而騰訊也沒讓大家失望,迄今為止,無論是騰訊的市值還是馬化騰的身價,都是沒法用300萬來衡量的。

馬化騰回憶曾經歷的“至暗時刻”:當時QQ如同一個巨型黑洞吞噬資源,卻不知道它的商業模式是什么,想賣掉又無人接手,那段時間是最痛苦的。

而當時沒有用60萬收購騰訊QQ的張朝陽如今也做起了自己的社交產品——狐友,但剛上線沒多長時間就以軟件更新的名義下線了。

至此,騰訊奠定了社交帝國的統治基礎。而正在QQ發展得如日中天之時,博客與MSN大局來犯。

博客與MSN的那片土壤

進入2000年以來,互聯網泡沫以及資金寒冬開始席卷全球,眾多互聯網公司都在這場寒冬中命懸一線,被凍得瑟瑟發抖。

但互聯網這個新物種,正在經歷著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勢頭。

各大論壇開始不斷開花結果,QQ也在經歷著涅槃重生。彼時,Blog開始不緊不慢地進入中國,它奠定了如今自媒體的風格——自媒體可以說是依靠Blog的“升級”版微博和騰訊QQ的“升級”版微信公眾號起家。

2002年,互聯網行業開始回暖,搜狐實現了首度盈利,Blog也正是敲開了中國的大門。同年,專欄作家方興東聯合王俊秀一起發布名為《中國博客宣言》的文章,他首次將Blog直觀地翻譯成博客。

“博客文化能引領中國向知識社會轉型。”方興東在宣言的最后寫道。在方興東寫出這句話的20年后,中國的確在向知識社會轉型,博客作出了啟蒙的關鍵作用。

2003年底,天涯博客試運行。至此,天涯將公共社區與個人博客相結合,直到兩年后,新浪博客誕生,正如今日在新浪微博中的明星效應一樣,當年的新浪博客走的也是這條路,可謂如出一轍的營銷方式。

新浪此舉一出,各大互聯網巨頭紛紛出擊,其中包括騰訊、搜狐、網易等,門戶博客時代全面爆發。

同年,ADSL寬帶用戶不斷增加,互聯網開始大規模地走入百姓家庭。兩年后,阿北創辦的豆瓣上線,它成為了日后文青們可以安居的精神角落。

至此,中國互聯網開始向社交2.0時代轉型。

對于90后的周洋來說,他對于社交工具的喜好與80后徐力大為不同,QQ和微博成為了他每天必刷的社交工具,在10年后,微信這一新興社交工具徹底替代了QQ,而QQ也順勢成為了00后們的主力軍。

“我也是QQ將近20年的老用戶了,我是02年注冊的QQ,當時基本加的都是同學們,現在都在微信聯系了,QQ不怎么上了。”周洋對「子彈財經」講述著他的社交史,“但當時QQ空間的偷菜做得的確不錯,很多人都玩,還有停車位。”

在當時來講,偷菜和停車成為了90后們的最愛,而QQ空間也一度成為這個時代年輕人記錄生活的陣地。

說起偷菜和停車游戲,他們最初的設計模型其實并非來自騰訊,而是人人網(原校內網)和開心網。

2005年,25歲的王興只身一人從美國回到中國,先后創建了多多友和游子圖,后開發了校內網直接促使MSN進入中國——校內網開啟了中國SNS社交先河,主打學生群體。

年輕的王興雖有創業的熱情和足夠的想法,但在資本面前敗下陣來。因無力支付服務器費用,校內網最終不得不賣給了千橡互動集團CEO陳一舟。

2008年,程炳皓請辭新浪網,他拿著全部個人積蓄300萬元,帶著5個人的技術團隊,于2008年3月成立了開心網,這是國內第一家以辦公室白領用戶群體為主的社交網站。

當MSN開始盤踞白領市場,它讓騰訊危機感變得尤為沉重。騰訊不得花重金從MSN挖走技術和市場經理。2007年,騰訊開始對QQ進行大幅改版,并大舉反攻MSN。

雖然QQ一路緊追,但從學生群體到辦公室群體,這是校內網和開心網的主戰場,這一戰便是10年。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FILA 斐樂宣布木村光希成為潮流運動代言人
FILA 斐樂宣布木村光希成為潮流運動代言人
2019-06-28
1357次瀏覽
FILA 斐樂宣布木村光希成為潮流運動代言人
雷克薩斯這支文藝片,讓我第一次自愿看完廣告!
雷克薩斯這支文藝片,讓我第一次自愿看完廣告!
2019-06-29
906次瀏覽
雷克薩斯這支文藝片,讓我第一次自愿看完廣告!
馬化騰撕碎王思聰的電競夢
馬化騰撕碎王思聰的電競夢
2019-07-05
1096次瀏覽
近日,在2019全球電競運動領袖峰會暨騰訊電競年度發布會上,騰訊電競公布近年商業化方面的一些核心數據。據騰訊互動娛樂市場平臺部副總經理戴斌透露,截止2019年6月,今年騰訊電競旗下賽事在版權授權的的收入已經突破了4.5億元,贊助總額達到4.4億元,作為電競賽事最核心的兩大營收來源,合計已達到近9億元。
美味西餐厅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