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多寶與王老吉戰火重燃?

轟動中國消費市場的加多寶與廣藥集團“王老吉”商標侵權案,在去年曾以加多寶賠償廣藥集團14.4億元的一審判決結果為這場曠日持久的案子暫時落下了帷幕。


一審判決結果


但是,在沉寂了近一年的時間后,就在昨天7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就“王老吉”商標侵權案糾紛案又頒布了新的裁定,而加多寶方面也就此發布了公告。


加多寶對案件發回重審的公告


從加多寶就最新裁定所發布的公告來看,可以了解到相關的原因是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一審判決采信的證據在內容與形式上均存在重大的缺陷,不能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依據,而裁定決定撤銷廣東省人民法院(2014)粵高法民初字第1還號民事判決,并將本案發回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重審。


似乎案件又迎來了新的轉機。而在當日稍晚些的時候廣藥集團則回應表示,發回重審并不意味著最終的判決,而廣藥集團會全力做好該案件重審的各項工作。


“怕上火,喝王老吉”雖已是家喻戶曉的廣告口號,但當中的“王老吉”對于加多寶和廣藥集團來說卻有著各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兩家公司甚至已經為商標和由此衍生的各種問題對峙了九年之久,案件所涉及的官司時間長度、復雜程度在中國飲料市場中也實屬罕見,為此我們也專門回顧了一下加多寶與廣藥集團的矛盾和糾葛。


關于“王老吉”,糾紛由來已久 


據白云山公告的信息顯示,廣藥集團擁有王老吉商標注冊的所有權,并且廣藥集團曾于2000年5月簽訂了一份協議授權了加多寶所隸屬的鴻道(集團)有限公司。協議最初約定了鴻道集團可以使用王老吉的商標至2010年5月1日為止;之后不久,在2002年至2003年間雙方又陸續簽訂了《王老吉商標許可補充協議》和《關于王老吉商標使用許可合同的補充協議》將王老吉商標的使用許可時間延長至了2020年5月1日。


圖片來源 / 視覺中國


其實早在1995年,廣藥集團就已將王老吉這一品牌以20年的租期租借給了香港加多寶并在1997年與鴻道集團簽訂了相關的合同,但最早的合同協議并無問題,問題與爭議的源點來自于后兩份續租的協議上。


陳鴻道  圖片來源 / 大公網


2001年,鴻道集團董事長陳鴻道像廣藥集團前總經理李益民三次行賄共計300萬港幣。之后行賄的事跡敗露,李益民在2004年被判刑,陳鴻道保釋外逃。這也由此讓在此期間簽訂的兩份協議備受爭議。


特別是在李益民入獄之后的六年間,廣藥集團與鴻道集團的矛盾逐步被激化,雙方的關系也因此降到了冰點,圍繞著商標的使用權,雙方的矛盾也由此爆發。


第一封律師函 


時間來到了2010年,廣藥集團向鴻道集團發出了關于“王老吉”商標侵權糾紛案的第一封律師函,指出兩份補充續租的協議是通過非法的行賄手段達成的,廣藥集團認為由李益民簽署的兩個協議無效,并要求鴻道集團停止使用王老吉的商標。


但在此之后,鴻道集團也并未因此停止使用王老吉注冊商標。作為鴻道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廣東加多寶及其他5家由廣東加多寶開辦的企業依舊在同時生產和銷售著帶有王老吉商標的相關產品。而加多寶所生產的王老吉涼茶的銷售份額也在不斷攀升,到了2011年加多寶的銷售額已經接近200億元,成為了當時國內銷量最高的飲料之一。


與此同時,廣藥集團也不甘示弱,又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提出了仲裁請求。


加多寶痛失“王老吉”


經過長達一年的相互拉鋸,2012年5月11日,中國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裁定廣藥集團與鴻道集團所簽訂的兩份補充協議無效,鴻道集團停止使用王老吉商標。王老吉商標之于加多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加多寶因不服裁決,又向法院申請撤銷裁決,而廣藥集團這邊又以加多寶非法盈利75億元為由予以反擊。


2012年7月13日隨著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下達的終審判決書駁回了鴻道集團撤銷仲裁的申請,這事實上也意味著鴻道集團旗下的加多寶確實失去了“王老吉”商標的使用權。這對于加多寶來說可謂是巨大的打擊。禍不單行,廣藥集團還在勝訴的同時保留了追訴自2010年5月3日起所造成損失的賠償的權利。


“王老吉”商標之外的戰場 


到了2013年之后,加多寶與廣藥集團的戰火就已經從商標之爭蔓延到了產品的紅罐裝潢權益、獨家配方,甚至是廣告語上。


廣藥集團以加多寶“全國銷量領先的紅罐涼茶改名加多寶”等廣告語涉嫌虛假宣傳、不正當競爭為由,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訴訟,在之后如“紅罐涼茶改名加多寶”、“全國銷量領先的紅罐涼茶改名加多寶”、“中國每賣10罐涼茶,7罐加多寶”等廣告語也都被廣藥集團上訴申請申請禁止加多寶使用并作出賠償。



而在各種大小小的官司中,則大多以加多寶的敗訴作為收場,但是在2017年的8月加多寶曾經“扳回一局”,最高人民法院對于加多寶和王老吉互訴對方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裝裝潢糾紛案作出終審判決,廣藥集團和廣東加多寶在不損害他人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可共享紅罐裝潢。


涼茶市場格局改變 


作為涼茶市場曾經的絕對領頭羊,在與廣藥集團互陷拉鋸戰之后,隨著加多寶在各種訴訟案中的不斷落敗和賠償,加之由此引起的各種自身問題......這個曾經能在中國飲料市場與可口可樂爭高低涼茶品牌的式微已不可逆轉。


一方面,王老吉從2012年開始便開始發力全方位與加多寶展開競爭,搶占市場份額。另一方面由加多寶所培育出的涼茶品類市場也出現了不少的競爭者加入戰局,搶奪市場。在之后的幾年時間里,加多寶從1995年推出涼茶帶來的盈利基本都投入到了與廣藥集團王老吉的斗爭之上,另外在價格戰、渠道經銷商爭奪戰上帶來的嚴重損耗也讓廣藥集團王老吉完成了對加多寶的追趕直到超越。到了2017年以后,王老吉與加多寶的體量差距甚至已達一百億有余。


重審,反轉?


如前文所提到的,關于加多寶與廣藥集團上一個離我們最近的判決,還要追溯到去年的7月27日。當時歷經7年之多的王老吉商標侵權案的判決終于發布:廣東省高院判處加多寶集團相關6家公司自判決發生法律效力起十日內,賠償廣藥集團相關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共計14.41億元。


再到昨天,對于加多寶來說,某種程度上算是等來了一個好消息,但案件發回重審一定意味著結果的反轉嗎?


微博上一位認證為檢查官的博主@便衣檢查官 就此提到:發回重審,并不一定意味著結果反轉。


發回重審的前提是二審法院經過對一審上訴案件審理認為一審法院的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或者一審判決違反法定程序,可能影響案件正確判決;或者一審判決遺漏當事人、訴訟請求等四種事由;由二審法院作出撤銷一審判決的裁定,將案件發回一審法院重新審理的審判制度。那么本案中通過公告來看,屬于證據不足型發回重審。


而發回重審的后果是基于發回重審的理由,可能獲勝方又找到了新的證據,可能維持原判,也可能獲勝方無法找到新的證據而敗訴,即結果反轉。


另外由于發回重審存在的限制,"原審人民法院對發回重審的案件作出判決后,當事人提起上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對發回重審的次數做出了限制,避免了不斷上訴的循環。


這也就意味了發回重審只有一次,所以這個延續近十年的加多寶與廣藥集團的涼茶大戰也終究要有、也會有一個最終的說法。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三星因“虛假廣告”在澳洲被起訴
三星因“虛假廣告”在澳洲被起訴
2019-07-05
1376次瀏覽
三星因“虛假廣告”在澳洲被起訴
蘋果設計靈魂年底離職,蘋果還會好嗎?
蘋果設計靈魂年底離職,蘋果還會好嗎?
2019-06-28
1331次瀏覽
當然,如今的蘋果,也從當年還要與微軟這樣的巨頭搏斗,頗具行反叛精神的的“Think Different”逐漸成長為當今的行業絕對領導者,向著“Be Better” 的方向轉變,Jony Ive也無需事無巨細,去修正每一個蘋果硬件的細節,此時的離開創業,絕對不能說是蘋果設計時代的終結。無論對于Jony Ive還是蘋果,這都是一個新的開始。
優秀:一支生生拍成動畫電影的廣告
優秀:一支生生拍成動畫電影的廣告
2019-06-29
857次瀏覽
優秀:一支生生拍成動畫電影的廣告
美味西餐厅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