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你們說的老白兔

我就是你們說的老白兔

10年了,我總是被同一個夢境困擾:夢里我還是那個窮留學生,急急忙忙返回英國,下了飛機就直奔當年打工的醫院找零工,卻被主管告知沒有空缺了。滿頭大汗的醒來,看到身邊熟睡的兩個孩子,有種穿越了的感覺。

我叫SEE,35歲,北京人,是一個4歲男孩和半歲女孩的爸爸。

每天早上,我都從北京五環外最大的外來人口社區,驅車20公里,去到CBD那家全球TOP外企上班。雖是本地人,但我在五環外住的房子是租的。二環有一套40多平米的“老破小”,在2寶到來之后,住不下了。

二環內是一個讓人既愛又恨的地方,周圍年薪百萬的新北京人和全家年收入5萬的成了鄰居。BBA旁邊停著的殘摩是另一道風景。

出去租房的另一個原因是孩子在城里沒有幼兒園可以上。作為一個在學區有房有戶口的土著,在開始招生的時候申請了8個公立和兩個私立幼兒園,認真填寫報名表都換不來一個面試的機會。周圍土著都得到了相同的待遇,組織去教育局抗議,去了發現門口抗議的人已經滿了。

10年里跳槽2次,收入翻了10倍。上一次換工作十分沖動,一言不合拍桌走人了。那個時候選擇多,知道自己還有下家,甚至會更好。后來果然換了這份更好的工作。

變化,好像是在最近四五年發生的,隨著第一個寶寶出生,生活重心向家庭轉移,工作上雖然每天也在認真工作,但是投入度降低了。

外企悄悄調整中國業務

SEE服務于一家知名美資企業,比甲骨文排名還要靠前一些。

每一個群體都有興衰周期,現在輪到外企了。在過去的2019年上半年,吃了10多頓散伙飯,一半人沒下家。6月底又走了一批人,再次吃飯,氛圍都不輕松,單身還有機會換個城市找找機會,很多上有老下有小有的還有倆孩子,短期內不能上班,賣房回老家可能是選擇之一。

我很坦然的知道自己也要走人,時間可能就在今年年底前的某一天。

10年前回國,工作很拼命,績效每個季度都是A+,工資翻倍漲。經常加班。老板每晚8點走的時候會拍拍我肩膀說一句辛苦了。后來有了孩子,老婆全職我輔助,一下班就得回家幫忙。周圍沒孩子的同事不但能加班能學新東西還能陪領導把酒言歡。

這些年來,領導換了四個,搭檔換了10幾個,迎來送往。為啥我能活下來?就是混。100分的工作完成60分,將將及格,老板雖然不爽,但是罪不至死。加上老白兔真遇到問題能第一時間知道找誰解決,各個渠道關系比小白好多了。

家有“惡魔寶寶”

有娃后,才驚覺我娘真的是老道,婚后從沒催過要孩子的事兒,也從未側面抨擊,老太太說我又不能幫你們帶孩子我有啥資格催。現在偶爾會過來玩會兒孩子,孩子一鬧她就走。

大寶2歲半之前必須抱著睡,放下就醒。試過各種方法都無效、比如不抱讓他哭,比如哭一陣再抱,或者干脆不抱,他能哭到吐。哭到精疲力盡睡一個小時醒來繼續哭。午夜哭到樓上樓下鄰居一起跟著神經衰弱。

2年多,我和老婆輪流著一宿一宿的抱孩子,偶爾能歪在沙發上睡會兒。那個時候我倆說的最多的“情話”就是凌晨三點困的不行跟另外一方說你睡會兒,我來。

調整室內溫度濕度白噪音,中藥吃了好幾千,西藥補過各種鐵鋅微量元素。調整過屋內溫度和濕度還有白噪音,懷疑螨蟲過敏買了除螨儀滿屋子徹底清掃。這些都沒有效果,等到漸漸好了一些孩子已經兩歲半了。

在孩子一個月,六個月和一歲的時候陸續請了月嫂,小時工,白班阿姨。相應的,為了支付高昂的育兒成本,不得不額外接了第二份工作貼補家用。又是責任田又是自留地,從早忙到晚,水都顧不上喝一口。

孩子一生病就忙到腳打后腦勺。

幾個月前小寶滿月,大寶皰疹性咽頰炎,不得不帶著大寶隔離。跟公司申請在家辦公,實際上熱鍋螞蟻分身乏術。工作日公司需求電話接二連三,孩子發燒心情很躁,同事很急但我接不了他的需求。電話里不歡而散。

隔天領導微信催我跑一套數據出來,這個必須得公司機房。我說我走不開,領導說你想辦法,我挺硬氣的回了句隨便吧。但是夜里12點大寶退燒睡著了,我連夜去了公司。2點半在京藏高速加油,眼神恍惚。到了樓下抽根煙上樓把數據跑了出來。那天夜里我也在發燒38.8度。

第二周幼兒園甲流爆發,停課。我又請假一周soho。

老板已經不回我請假微信了。老婆說你這樣會不會影響工作?不管了,先顧眼前吧。

四年了,養娃很累。娛樂活動全無。唯一的方式是偶爾打次打德州,得是夜里把娃哄睡12點出門,打到三點回家,七點半起來繼續帶娃。周末去北五環辦事情,順便想游個泳,換好衣服,視頻來了,孩子在家里哭鬧不行崩潰了。

換衣服開車出門追尾一個車,很輕。沒時間扯皮給了1500,趕回家處理好孩子。夜里孩子睡了,點了根煙那次特別想哭。

我在英國做清潔工

16年前,父親生意失敗,別墅車子都沒了。父母傾盡家財送我去留學。付完我的機票和生活費,家里沒錢了。我見證了上一代人的中年危機,商場風云半輩子的父親放下身段,去球隊當一名臨時翻譯賺錢養家。

在機場臨別,別人的同學送別家人淚流滿面,我和母親冷靜的告別:

我說您破費了。

我媽說買幾年清凈,不虧。

我說走了。

身上有4000英鎊的我,下了飛機花了我人生第一筆英鎊,一杯可樂,1.5英鎊(當時英鎊人民幣匯率是1:15)。酸爽的物價讓我不寒而栗。入學,交了2988英鎊房租,至此,我全年的生活費只有1000英鎊了。我打電話回家說錢不夠,被告知他們只能幫我到這里了。

飯都吃不飽。在英語說了三三兩兩的情況下,我開始打工了:第一份工作是醫院里的清潔工,一周5天,每天工作4小時,周薪90英鎊。這第一份工作,奠定了我后來在英國生活6年的打工底色:清潔工。我干過各種各樣的清潔工,醫院清潔工,馬路清潔工,酒店清潔工,教堂清潔工,市長辦公室清潔工。

我甚至有2年半的時間一直在同一家醫院做清潔工:打掃走廊,各種病房,門診室。混成“老員工”以后因為干得好升級為手術室清潔工:被允許在手術完畢帶著各種機器去清掃血跡和骨頭渣子。

說起來醫院清潔工最臟最累但是薪水最高,銀行清潔工一個人干完走人簡單孤獨;教堂清潔工,有一個塔樓110個臺階每天要清掃;還有一些騙局傳單派發,大別墅區挨家挨戶把傳單塞進去,經常有人伸進去的時候手被狗咬;餐廳烤雞,一天工服濕兩邊。

身邊來英國讀書的同學非富即貴,在我扛著破二手自行車回學校的時候,寶馬奔馳跑車從我身邊呼嘯而過,就連和我一樣要打工的同學,在生日的時候也會收到父母從國內快遞來的禮物,或者幾百英鎊,而我啥都沒有。

當然,我最終靠著做最基礎的工作打工養活了自己,用了6年的時間,從英語不會說,到后來熟練的用英語培訓英國人。

奶爸之路任重道遠

我對自己帶孩子這事兒有執念。因為我父親當年常駐海外,母親一人帶大了我,我性格里面缺失了一些東西,懦弱不自信,后來用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把自己調整回正常水平,希望這些不用我兒子重新來過。

奶爸的優勢實在太多了。

早上帶孩子去星巴克或者costa吃早點,因為去的多,店員都認識,他們經常逗我兒子玩。孩子也經常會得到小禮物:棒棒糖,氣球,還有月餅和星冰粽,大概率會幫我們端過來送到桌子上。

上周幼兒園郊游,全班25個小朋友只有兩個是爸爸帶著,有一個爬行活動需要兩名男士把孩子們抱上抱下。孩子會很驕傲自己的爸爸被“委以重任”

我所在的小區住了一幫成功的互聯網人。他們多為985、211畢業,享受到了互聯網上升期紅利。在北京買房買車,養娃擇校。但他們的共同點是雙職工居多,上班早下班晚,孩子交給老人照看。

相信每個父母都想自己陪伴孩子長大,但是北京這種城市沒辦法,大家都拼盡了力氣生存。

小區孩子多,3-6歲不等。昨天帶孩子下樓玩,一個孩子開始玩用石頭砸快遞柜,接著很多孩子加入。小石子亂飛,有孩子被砸到,大哭。遠處老人們和少數年輕爹媽在旁邊家長里短。我迅速帶孩子走了,因為他開始問我為啥別的小孩可以丟石頭。

3-4歲的男孩經常在外面遇到問題,滑梯有人擋著,玩具被搶走,甚至被欺負。我會旁邊看著他自己解決,哪怕被搶了玩具哭,我每天和兒子帶著不一樣的小汽車和另外一個比較“霸道”的小孩子玩,玩具每天被搶,我家小孩每天都哭。第十天的時候玩具沒被搶走,后來就能一起玩了。

但是我和我媽一起帶著孩子去玩滑梯,老太太就會和擋路的孩子說讓一讓,讓我家孩子過去一下。

剝奪了孩子自己解決問題的機會。

幼教的英語培訓課一年2萬。觀察都是老人來陪孫輩上課,爸爸媽媽陪同的是少數。課程結束外教會留作業并告訴家長學了什么,周圍的老人一臉懵。全班14個孩子,能準確完成家庭作業的不到三分之一。

晚上幼兒園接孩子,門口多是老人接,孩子精力旺盛,出了幼兒園就跑,老人根本追不上,有個大爺自己踉蹌摔倒了,看著唏噓。還有老太太拉著孫子打屁股的,因為小孩亂跑她追不上。

如果保不住工作,我的B計劃是什么

為人父母后明白了爸媽對自己的愛,傾盡家財供我讀書,不為有前途,只為能讓我長大后有更多的選擇。

孩子就是四腳吞金獸,而教育的本質其實是家長花錢武裝自己的娃。二胎本質上更是降低了家庭抗風險能力。再加上大環境不太好,如果失業可就是全家斷糧。

我的上一次失業,持續了7個月。休假返回英國,很多國家都加入了歐盟,整個城市的基礎工作崗位被海量的波蘭人占據。我失業了。

生活水準大幅下降,學費沒有著落。沒敢跟父母說,因為說也沒啥用。每用打印出來我能干的工作,基本就是清潔工,超市貨架工,收銀員,酒店鋪床等等,然后一個一個打電話去面試。

經常為了一個酒店清潔工的工作,走1個小時去面試,以失敗告終。投入最大的是一份超市夜里碼貨架的工作,工資很高,畢竟要熬夜。面試和筆試都過了,最后也沒成功。

沒錢的日子里,除了上課之外就要避免開銷。應酬也都免了,幾種便宜飲食,雞蛋火腿三明治/老干媽拌面/炒面/蛋炒飯。超市里有自產可樂(一毛八英鎊一大桶)。其實最省錢的是吃薯條,凍薯條一包能吃一個禮拜,只要1.5英鎊。水果就是青蘋果,一袋子8個,好像也是1.5英鎊。后來連水果都沒了,干脆每天泡騰片補充維生素C。

時間回到2018年的中國,我在CBD最好的外企上班扮演著職場精英和城市高富帥的角色。年收入有幾十萬,可惜的是大手大腳沒存下什么錢。唯一正確的決定是沒換房子,錯誤的決定是瞎膨脹換了車。

也許很多人看來,我一個有房有車爹媽能自給自足的中年人更像是無病呻吟。但是我最重要的角色是2個孩子的父親,一個家庭在我肩上。我的喘息也很艱難,一旦失業就是全家斷糧。

想著未來可能的風險,第一步先是把保險配齊。買了三分之二理財,留了三分之一備用金。備用金大概只夠全家3-5個月的生活開銷。第二步評估家庭開銷,目前家庭月支出2萬左右。和老婆開會精簡可以控制在8000。

第三步做了失業后的計劃:

1、三個月內,求職黃金期,心態和開銷不能有任何變化,全力以赴找工作,爭取找到和現在水平相當或以上的新工作;

2、4-12個月家庭變為精簡狀態,讓育兒嫂離職,孩子們的課外活動減免。同時利用資源開始找工作;

3、第二年如果還沒找到工作說明我已經基本回不到原公司水平里了,賣車(我的那輛GLC在這個階段完全沒有意義)換個二手的B級車考慮開專車,賣保險,做微商,在遵紀守法的前提下啥賺錢干啥;

4、我英語很好,可以嘗試去當國外賺錢,企業的海外銷售,或者背井離鄉海外找工作。這是這個階段最后的一步棋,離開孩子和老人去換錢。希望不會到這一步。

當寫完這份計劃的時候,我就不慌張了,按部就班的往下執行就好了。

有一個手藝的重要性

父親是中國第一代大學生,會五種外語,其中四種精通到能教書的那種水平。從我有記憶,他就一直在國外工作。

父親30年來事業人生起起伏伏,憑著過硬的專業技能跨界無數。能做商貿,能去球隊做翻譯,能去大學教書,還能去南非當廠長。憑著手藝為我撐起一片天,記憶里他每天都會隨機找一種語言的書籍拿來學習。

結合最近的企業架構調整和裁員,有一個角度我突然看明白了,很多我們現在的職位都不算硬技能:包括運營,HR,市場,產品經理項目經理啥的,大環境不好,可能真的要去端盤子、開出租/網約車。

各行各業的老白兔之間也會有比較:鐵飯碗的覺得別人拿的多自己生活品質下降了。移動飯碗的看著鐵飯碗說還是你們穩定。

冬天令人感慨,而我的大部分精力都給了孩子。我家的寶寶雖然惡魔了一些,但是現在知書達理有禮貌,到處都有我雕琢的影子,很欣慰。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韓國寶礦力:暴富之后,他后悔了
韓國寶礦力:暴富之后,他后悔了
2019-06-27
605次瀏覽
韓國寶礦力:暴富之后,他后悔了
網站優化需要注意的12個細節,你可能只知道9個!
網站優化需要注意的12個細節,你可能只知道9個!
2019-06-29
1354次瀏覽
網站優化需要注意的12個細節,你可能只知道9個!
老板要我簽競業,簽不簽呢?這是一個問題
老板要我簽競業,簽不簽呢?這是一個問題
2019-07-03
597次瀏覽
同時《勞動合同法》第24條規定:“競業限制的人員限于用人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高級技術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競業限制的范圍、地域、期限由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約定,競業限制的約定不得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后,前款規定的人員到與本單位生產或者經營同類產品、從事同類業務的有競爭關系的其他用人單位,或者自己開業生產或者經營同類產品、從事同類業務的競業限制期限,不得超過二年。
美味西餐厅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