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為什么沒有夜經濟?

東北為什么沒有夜經濟?

和而不同,方為大同。

夜間經濟火了。

憑借著在擴內需、促消費、穩就業以及提升城市形象等方面的積極作用,夜間經濟正受到各方的青睞,并被視為推動城市經濟發展新的驅動力。

尤其是進入2019年以來,不少城市紛紛制定或出臺了相關政策,致力于點亮“夜的黑”。

例如,北京提出,每個深夜食堂特色餐飲街區最高可獲支持500萬元,每個深夜食堂門店最高可獲支持50萬元;上海出臺了推動夜間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意欲將“魔都”打造成一個“國際范”、“時尚潮”的夜生活集聚區;濟南更是用27則條款給“泉城之夜”的打造指明了方向,甚至還特別強調要“成立發展夜間經濟領導小組”,并建立“夜間區長和夜生活首席執行官相關制度”;天津、成都等地也有動作。

這當中,似乎并沒有東北城市的名字。

01

一提及“夜間經濟”或者“夜生活”,很多人都會第一時間想到北京的三里屯、上海的新天地、南京的秦淮河夫子廟、香港的蘭桂坊、澳門的威尼斯人等等,可要是聊到東北三省,相信人們很難將其同夜晚的燈火輝煌與人聲鼎沸聯系在一起——因為同其他地方相比,東北人的夜生活實在是很乏味。

很多數據可以反映這一現狀。例如在2017年,《第一財經周刊》發布了一份名為《知城·夜生活指數》的研究報告,對國內337個城市的夜間生活指數進行了全面的衡量和比較。結果顯示,東北三省的36個城市中,只有4個擠進了前100名,還有29個位于200名以后,排名最靠前的沈陽僅排在第33位,哈爾濱則是第66名,而吉林的白城甚至墊底整個榜單;相比之下,廣東全省21個地級市中,有19個處在前100名以內,其中,深圳、廣州、佛山和東莞都高居前十名。

這也側面證明了,東北的夜生活不發達。事實上,倘若一個南方人來到東北住上幾天,他很可能會發現,如果附近沒有麥當勞或者肯德基,自己想吃個宵夜都無比費勁,更別提出門逛街休閑了。此時,他很大概率會想念家鄉熱鬧非凡的夜市,以及琳瑯滿目的美食。

許是因為如此,在各個城市發力布局夜間經濟的時候,東北顯得格外安靜。畢竟,沒有一定的現實基礎,夜間經濟是很難發展起來的。

02

東北的夜為什么如此冷清?

首先,當然在于東北自身的先天性因素,那便是溫度和緯度。

曾經有人在公開講話中提到,東北經濟發展不好是因為太冷了。此言一出,引起軒然大波,不少網友調侃道,老天爺才不背這個鍋。

但是這話并非一點道理沒有,特別是在夜間經濟的發展上尤為適用,因為對于東北居民來說,一年中大概有半年的晚上是不愛出門的。

雖說東北夏天的炎熱程度與南方相比,并不遜色多少,但冬天著實是冷得令人發指,零下二三十度的氣溫可以說是家常便飯。

有人統計過,沈陽最冷月的平均氣溫低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哈爾濱最冷月的-19℃平均氣溫,放眼全球都難覓對手,漠河更是創下了-51.5℃的最低記錄。可以毫不夸張地說,中國的東北,比世界上所有的發達地區都要冷。

更要命的是,東北冬天持續的周期還很長,這可以從歷年的供暖時段中反映出來。通常情況下,遼寧地區的供暖是從當年的11月初到次年的3月底,而黑龍江大部分地區則是10月中旬即開始供暖,并持續到次年4月中下旬。這就意味著,一年中有將近半年的時間,東北室內外溫差達到30度甚至更多。

不僅如此,由于所處緯度的原因,我國北方冬季的白天時長要明顯短于南方。以哈爾濱為例,有數據顯示,哈爾濱冬至日(12月22日)的日出時間是7點12分,日落時間是15點52分;而同一天的廣州,日出時間是7點04分,日落時間則是17點47分。差距之大,可見一斑。

縱觀人類發展史,氣候對于經濟活動有著極為重要的影響。早在農耕時代,溫熱帶地區就是最先發展起來的,四大文明古國的發源地,沒有一處是寒冷地帶。與此同時,人們對于溫暖的向往可謂是與生俱來,比如赫赫有名的匈奴,之所以與漢朝戰事不斷,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們想奪取中原,到那個氣候溫和、物產富饒的地方生活;多年以后,雄踞雪域高原的吐蕃人也對大唐土地虎視眈眈;到了宋代,北方的遼、金、蒙都相繼入侵中原,蒙古人更是在中華大地上建立了元朝;明代以后,位于東北的女真人攻破山海關,統治中原長達三百年之久……

而今,科技的發達與社會的進步,讓生活在東北的人們有了不少抵御寒冬的方法,任窗外北風凜冽、白雪皚皚,室內依舊可以溫暖如春,甚至要比華東中南一代大部分地區都要舒適。可一旦走出家門,便是另一個世界。

那么問題來了:在為期半年、天黑得早、且動輒零下十幾二十度的寒冬里,身處東北的你是愿意宅在家中靠著暖氣看電視呢,還是愿意裹著羽絨服、迎著冷風在黑夜中尋覓一處可以擼串喝酒的地方呢?

03

除了先天基因的“缺陷”之外,至少還有以下四方面原因,掣肘了東北地區夜間經濟的發展。

其一,經濟發展活力的缺失。

某種意義上,經濟活力對于城市夜生活質量的影響程度,要比溫度來得更大。直接的例證便是廣東和廣西這對鄰居,前者的夜間經濟之發達,遠非后者所能匹敵。換言之,經濟活力不足的地區,甭管是在南方還是在北方,都不會有太好的夜間經濟。

按照這一邏輯,經濟發展動力不足,才是導致東北夜晚格外冷清的根本因素。

東北大地,幅員遼闊,礦產資源豐富,重工業基礎堅實,曾以“共和國長子”的身份率先從戰后的廢墟中蘇醒,并成為了此后長達數十年的國民經濟增長極。然而,在改革開放之后的市場經濟環境下,東北經濟發展卻逐漸露出疲態,下行壓力與日俱增。

究其原因,在于長期的計劃經濟思維,固化了東北的發展理念,使之成為難以扭轉的體制慣性;而資源優勢隨著資源價格的回落、去產能的推進也變成了“資源詛咒”;加之法制化、市場化程度始終落后于建立創新型國家和服務型政府的要求,這些都給東北經濟轉型帶來了多重阻礙。

反觀南方地區的經濟發展,堪稱后勁十足。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政策紅利下,以深圳為代表的東南沿海城市,不僅涌現出一大批享譽盛名的民營企業,還形成了良好的營商環境,在不斷吸引外資流入的同時,還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創新創業高潮,為區域經濟的持續發展不斷注入新的動力。再配以良好的氣候環境,夜間經濟的興起自然是水到渠成。

其二,人口的外流與老齡化的加劇。

寒冷的氣候加上經濟增長乏力,讓東北地區人口外流態勢極為明顯。按照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東北三省每年凈流出的人口約200萬人。wind數據也顯示,在2010年之后,黑龍江、吉林和遼寧的常住人口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減少(參見下圖)。

 

微信圖片_20190701175506

在流失的人口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年輕人。根據筆者自身的經歷,身邊的絕大多數同學只要是踩上高考的跳板離開了東北,多半都不會再回去。其結果便是進一步加劇了東北地區的人口老齡化程度。各省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黑吉遼三省65歲以上老年人占總人口的比重分別為12.9%、12.72%、15.17%,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其中遼寧的老齡化程度更是各省最高。

我們知道,中老年人的生活與消費習慣全然不同于年輕人,而夜間經濟的主體恰恰又是年輕人,中老年人大都習慣于朝九晚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且出于養生等原因,極少在深夜外出活動。這就導致東北的夜間經濟參與者規模大打折扣。

其三,消費供給與基礎設施的不足。

夜間經濟的主要形式是消費,其領域涵蓋餐飲、購物、娛樂、休閑、旅游、保健等等。而居民消費意愿的強弱,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市場供給的完善與否。然而在東北,除了逢年過節之外,晚上八點以后基本看不到幾家還在營業的商場或是超市。從多元化角度看,放眼東北各地的大街小巷,很難找到諸如酒吧、保齡球館、茶館、溫泉、劇院一類的休閑場所,而這也暴露了東北夜間消費場景的匱乏。

另外,繁榮的夜間經濟,還要有安全、便捷、舒適的交通工具作為保障,可東北大部分城市在交通基礎設施的建設上同樣有所欠缺,要么是公交車停運太早,要么是稍微偏遠點的位置,線路不夠。相比之下,南方城市就要好得多——根據第一財經的報告,夜間交通最發達的前十名城市幾乎都是南方城市,其中以廣東和海南尤甚;而深圳有超過60%的公交站點在22點以后依舊有線路運行。這不僅極大地便利了當地居民,同時還進一步激發了人們夜晚出行活動的意愿。

其四,歷史文化傳承的差異。

縱觀歷史,早在唐宋時期,江浙一帶就已發展起了極具人氣的夜市。有史料記載,唐朝金陵(今天的南京)的富人們“盛金錢于腰間,微行夜中買酒,呼秦女,置宴”,宋朝臨安(今天的杭州)的夜市更是熱鬧非凡,衣帽扇帳、盆景花卉、鮮魚豬羊、糕點蜜餞、時令果品,應有盡有。再加上優越的地理位置與人口的不斷流入,夜間經濟的傳承與發展也就順理成章了。

至于東北,自古便是地處關外的“蠻夷之地”,人跡罕至,而歷代的原住民們大多以游牧漁獵為生,再加上惡劣的氣候,著實很難形成熱鬧的夜市文化。而這種歷史文化的流傳至今,也間接導致了東北夜間經濟發展的滯后。

04

也正是因為以上種種,在夜間經濟站上風口、各個城市紛紛布局的今天,東北在沉默。即便有沈陽、大連等夜間經濟初具規模的城市,正嘗試將其發揚光大,但對于絕大多數東北城市來說,夜間經濟距離他們依然很遠很遠。

可這又有什么關系呢?

雖說夜間經濟是城市發展到一定階段時才可能出現的經濟形態,但絕不是推動城市經濟增長的唯一動力。于不同城市而言,在經歷了漫長的發展歲月之后,都形成了獨有的產業體系、營商環境、增長模式與文化特色。此時,每個城市都應該立足于當地現狀,因地制宜地挖掘最為適合自己的模式與動力來促進經濟社會的持續發展。倘若照葫蘆畫瓢地照搬他人經驗,反而可能畫虎不成反類犬;即便是形和神都學了來,但普天之下的整齊劃一和千篇一律,也未必全是好事。

因為,多樣性讓世界變得精彩,差異性更是讓發展充滿動力。

對東北來說,或許當前最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改善營商環境、激發市場經濟活力、推動傳統工業的轉型升級,以及培育新興產業的發展壯大。做好了這幾件事,重振經濟自然就不在話下。至于跟風其他城市去推動夜間經濟,我認為要是條件不具備的話,大可不必多此一舉。畢竟,適合別人的生存方式,未必就一定適合自己。

臨近尾聲,我想說的是: 在眾人皆泣時,應允許有人不哭;在眾人皆歡時,要容許有人不笑。

世界的真實面貌原本就是這樣,只有求同存異,才能保持絢爛繽紛與豐富多彩。正所謂“性相近,習相遠”,和而不同,方為大同。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設計大神”艾維離開,蘋果未來將走向何方?
“設計大神”艾維離開,蘋果未來將走向何方?
2019-07-01
922次瀏覽
無論如何,可能沒有任何一款產品能超越iPhone——對于任何一家科技公司來說,不僅僅是蘋果。這是一個籠罩在硅谷上空的問題,因為整個行業都在尋找一個新的產品類型,無論是虛擬現實還是智能智能,硅谷希望能夠像智能手機一樣無處不在、不可或缺。
中國在線社交20年,群雄混戰的社交戰事
中國在線社交20年,群雄混戰的社交戰事
2019-07-04
665次瀏覽
彼時,今日頭條的CEO陳林直接否認與微信正面交鋒:“我們不是做一個IM,我們和微信不是競爭關系。”沒有做IM的多閃,想以“親密關系、年輕人、小視頻和表情包”這三個特色去巧妙取勝,但無奈只能泛起一些小浪花。
甲方:你這是什么垃圾!設計師:我tm怎么知道!
甲方:你這是什么垃圾!設計師:我tm怎么知道!
2019-07-03
897次瀏覽
甲方:你這是什么垃圾!設計師:我tm怎么知道!
美味西餐厅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