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表演藝術家”羅永浩:重返網紅路

“相聲表演藝術家”羅永浩:重返網紅路

“我是第一代網紅,紅到今天沒有第二個”。

前段時間,吳曉波評價了羅永浩的“創業敗局”,稱他犯了兩個錯誤,一是夢太大,二是入錯行。

嚴格意義上講,老羅的創業尚不能稱之為敗局,一是年僅47歲的他,還有時間和機遇,二是互聯網永遠不應該小瞧一個連續創業者。所以,與其從老羅創業的故事中去緬懷一位理想主義者的悲情和消失,或許最好的方式是,對其現在的選擇抱有更多的寬容。

哪怕他可能重新當個網紅。

前幾日,羅永浩在微博上言辭激烈地diss了宜家,直言“宜家是一個偉大的企業,但它迷宮般的賣場路線引導設計(為了讓顧客盡可能在里面走最長的路線以完成更多交易)只能用無恥和下三濫來形容”。

很多人想起了西門子。2011年羅永浩帶著馮唐、左小祖咒,在西門子北京總部把三個人自家的西門子冰箱用錘子砸了,一時間聲名赫赫,并在不久后做了手機,取名“錘子”。故而,這次diss宜家有網友戲稱,“要不咱們像當年怒斗西門子一樣把買的宜家家具砸了”?

沉寂了一段時間,被業界調侃“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的羅永浩,近日在互聯網上的活躍與高調,像極了他當初初出茅廬的樣子。

傳奇網紅

日前老羅注冊了推特賬號,并把自己備注為“傳奇網紅”。說實話,在國內注冊個推特絕不稀奇,但能在推特上掀起風浪的互聯網人,除了口無遮攔的馬斯克,放飛自我的羅永浩或許也算一個。

老羅在推特上目前做了兩件事,一是爆粗口,二是再談收購蘋果的野心,稱其還需要一點時間。

一個剛把手機業務拆分并賣了的創業失意人,此情此景下還能妄談收購全球最賺錢的手機巨頭,這很羅永浩。一如當年錘子手機還沒面世前,羅永浩的豪言:把錘子科技做好了,將來收購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落的蘋果并復興它是我余生義不容辭的責任。

很多網友直呼,熟悉的老羅又回來了。但以前羅永浩夸下海口,更多的是為錘子造勢,如今錘子已賣,羅永浩又為哪般?

羅永浩創業的前半生,其實簡單來講就是網紅,當然不是現在這種靠直播和短視頻興起的,才色各異、多如牛毛的網紅,他的崛起更多的是靠一個字:斗。2006年,羅永浩離開新東方、創辦牛博網,臨走前狠狠地損了老東家新東方和俞敏洪一頓;2011年社交進入微博時代,羅永浩較真似得盯上了西門子,一出怒砸冰箱的戲碼讓其更加聲名大噪。

在移動互聯網爭搶流量紅利之前,老羅早就深諳流量和話題的重要性,即使后來他嘔心瀝血去做手機,不斷地在現實面前妥協和蛻變,唯一不變的還是撕逼本能。

2012年錘科正式成立,羅永浩的首個diss對象是曾想與之合作的雷軍,他表示“小米雷軍和魅族董事長黃章都是土包”。不過6年后,老羅和雷軍在酒會上言笑晏晏,雷軍或許根本就不記得當年老羅的嘲諷,因為他的手機營銷套路比老羅用得更爐火純青。

還有一場值得一說的互撕,是羅永浩和王自如。但這是一次雙輸,Zealer暴露了手機評測媒體受到資本挾持的真相,而T1的質量問題被曝光在更多的聚光燈下。

縱觀過往,老羅更像是靠著一場場精心準備的戰斗,脫離了娛樂大眾而塑造出的“創業網紅”。

但是,現在創業中斷、互撕不止,羅永浩在重走網紅的老路?一個月內,他頻繁在社交網絡上聊騷電子煙、錘子新機、蘋果,以及diss宜家、diss媒體和黑粉,究竟是做手機以前的網紅羅永浩回來了,還是那個堅持理想主義的創業者回來了,現在或許沒法區分。

移動時代,網紅難當

去年發布會上,老羅聽到市場部的人在聊自己過氣了,連票都賣不完,他便自我調侃道,我沒有覺得我過氣了,我是第一代網紅,紅到今天沒有第二個。

網紅對于羅永浩來講是一個抹不開的標簽,即使往后他轉變成一個企業的領導者,這個標簽也恰當地融入了公司的營銷和產品風格中。一個彪悍、叛逆、幽默、偏執的形象,被賦予到錘子手機和為其買單的消費者手中,它所產生的價值無形但真實、溫和且有力。

自媒體互聯網指北曾用一句話作過概括,“羅永浩影響了一大批年輕人,這也是早期羅粉的基本構成,那些對世界不滿,希望看到有人去改變,并且認為自己未來能改變的年輕人。”

這也是為什么羅永浩智能手機創業夢醒,更多人懷念而不是嘲諷。

盡管當前外界對網紅這一概念的理解逐漸偏向負面,可羅永浩多年來的人設卻沒有坍塌,甚至可以說,這是連續創業失敗后他可能僅剩的無形資產和“翻牌”的基礎。羅永浩重走網紅的路子,這再合理不過。

6月25日,在懟完宜家賣場路線之后,羅永浩又連發數條微博針對宜家,稱希望讓宜家有所進步。一天過后,財新網為此特地展開了一項“你覺得宜家的購物路線設計得怎么樣”的投票調查,參與人數突破2.3萬,約62.2%的選擇“不滿意,繞來繞去像迷宮”。可惜的是,時至今日,宜家都未見回應。

老羅回來了,還是以前熟悉的彪悍。但對于當年那個以一己之力挑戰巨頭和權威的網紅來講,時代和處境的變化或許讓這條重歸之路走得并不順暢。如果說老羅投身智能手機行業,對外支撐起他極致理想主義的核心形象,那在少了這一層基礎之后,老羅身上最吸引年輕人的標簽還將如何維持下去?

我們看到,在微博上公開新項目小野電子煙之后,有很多人從情感上無法接受這樣的轉變。因為這看似一陣煙式的風口,和夢想完全不沾邊。

老羅說,他這樣的網紅紅到今天沒有第二個,但是直播和短視頻興起,催生出遍地的多元化網紅。他們和老羅固然有著本質的區別,可在當前的注意力經濟下,老羅的影響力如果要進一步擴大化,也不得不與這些網紅共同爭搶用戶的注意力。這也是為其下一次創業創造基礎,萬一他入了營銷行業呢?

遺忘羅永浩需要多久?

作為一位網紅,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作為一位互聯網連續創業者,很多人都想成為王興,可即使是投資獵手陳一舟、少年天才李一男也稍顯寂寥;作為一個在互聯網數年沉浮中打下烙印的老兵,時間會慢慢消磨痕跡和遺忘過往。

現在看老羅瘋狂和熱度依舊,這是因為這場理想主義者的潰敗,正在遭遇情緒的全面反彈,而以后會如何沒人知道。尤其是去年到現在,錘子和快如科技的三場發布會,讓老羅和粉絲的決裂愈演愈烈。

從鳥巢發布會之后,一位資深錘友表示再也沒參加過羅永浩的現場發布會。他解釋道,“也不是失望,就是沒有什么新的東西去促使我做出那種沖動的舉動,那種不得不去的興奮,沒有了”。他現在不再那么關注老羅,頂多就是看完今年快如的發布會后說一句,“聊天寶太low了”。

有類似感受的不止他一個。今年1月15日,三款社交產品同發的日子,楊勇和朋友們包車從天津趕來,早前他聽聞消息,“子彈短信”即將改名“聊天寶”,他跟朋友說—“如果改名,他會現場對自己的偶像發出噓聲”。

當羅永浩宣布新產品叫聊天寶時,他輕輕地噓了一聲,可聲音小到沒有引起周圍人的注意。不過網上看直播的,彈幕刷起了一片“還我老羅”的叫聲。

我們不能把錘子的模式歸為粉絲經濟,因為雖然買錘子手機的人一定是認同羅永浩價值觀的人,但在這個價格定位上,打動消費者的更多是產品本身。老羅以前也說過,真正基于粉絲經濟的產品不能超過人民幣200元,在音響、電影等市場,很容易發動粉絲經濟效應,但是在售價3000元的手機市場,這不是關鍵作用。

不過錘粉的這種理性,也讓羅永浩無可奈何。去年成都發布會面世的旅行箱、加濕器和智能音箱,除了旅行箱開始賣得不錯,其它都慘淡收場。對錘粉來講,如果說買錘子手機多多少少有些為信仰充值的價值在,那這三款產品并沒有因為是羅永浩的,就需要買單。

所以,如今錘子手機還會不會有都很懸,不買錘子手機的錘粉對老羅的關注還會停留多久呢?會不會像一場青春的符號,內心銘記卻不再有熱情。

老羅曾說,“我覺得不論你是土財主還是洋財主,土窮光蛋還是洋窮光蛋,只要自己活得開心,而且堅持了自我,就是成功人士”。也許老羅想做這樣一個成功人士,而不是被成功標準所裹挾的創業者。

如此想來,當個網紅也許并沒什么不好。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抖音快手,終有一戰?
抖音快手,終有一戰?
2019-07-03
656次瀏覽
電商專家莊帥把快手電商定義為“內容+社交”的創新電商模式,“互動”這一“社會”的基本的溝通方式在短視頻/直播電商起到了很好的信任作用,提升了電商運營的兩個核心指標:粘性和復購率。
“相聲表演藝術家”羅永浩:重返網紅路
“相聲表演藝術家”羅永浩:重返網紅路
2019-07-02
260次瀏覽
從鳥巢發布會之后,一位資深錘友表示再也沒參加過羅永浩的現場發布會。他解釋道,“也不是失望,就是沒有什么新的東西去促使我做出那種沖動的舉動,那種不得不去的興奮,沒有了”。他現在不再那么關注老羅,頂多就是看完今年快如的發布會后說一句,“聊天寶太low了”。
靈魂文案&實用功能,小黑書plus限時抽獎中 | 狂人福利社
靈魂文案&實用功能,小黑書plus限時抽獎中 | 狂人福利社
2019-06-27
1180次瀏覽
靈魂文案&實用功能,小黑書plus限時抽獎中 | 狂人福利社
美味西餐厅客服